当前位置:主页 > 教育新闻 >

教育新闻

二问美团:垄断平台却凝聚不了力量?_财经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9-20 01:1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“这些都是制度不完善的后遗症,我们希望美团能够通过时间,来完善这些该完善的制度,最终像那些成熟的电商平台一样,各方都能受益,找到一个平衡点,毕竟只有共赢的生意才能长久。”一位本地生活的行业从业者对陆玖财经表示。

外卖行业的垄断跟出行市场还不一样,出行市场里滴滴每天还要提心吊胆那些尾部企业,因为这些企业虽然是尾部,比如美团、曹操、高德、首汽,但是这些玩家的母公司体量都足够吓人,滴滴一不小心,可能就功败垂成。

美团垄断,这已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事实。我国反垄断法规定,一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达到二分之一的,可以推定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。美团这个超级平台,目前在外卖领域的份额已经超过这个比例。

而外卖行业则不一样,美团2020第二季度的财报显示,疫情之下美团营收247.2亿元,同比增长8.9%,超过市场预期,净利润22.1亿元,同比增长152.4%。其中,核心外卖业务同比扭亏,是增长亮点之一。

“我有个朋友之前在饿了么的一个大区做KA,今年离开了,去年他还一直跟我说,阿里还在持续改造饿了么,之前饿了么的体系有多混乱,张旭豪之前的规则和架构有多么不靠谱,后面会如何如何,但是一场疫情之后,饿了么彻底被打趴下了,我这位朋友也从饿了么离开,他走后跟我说,外卖做不好美团就倒闭了,而饿了么做不好,阿里也不会有太大损失,一个人跟你拼命,如果不拿命跟他互博,那么失败的一定是你。”陆玖财经在田野调查中听到这样一个观点。

400万外卖骑手以及成千上万的中小型餐饮企业分散全国各地,流动性大,没有任何人能够把他们串联起来,没有人有能力把他们组织起来向美团争取自身应有的权益。他们作为个体只能默默承受;抱怨归抱怨,生活终归还是能过,否则亏钱的生意或工作,肯定也没人愿意干,美团的商业帝国不倒,说明王兴的度把握的还算凑合。

据 Trustdata 统计数据,2020 年第一季度,美团外卖的市场交易份额达到了 67.3%,而饿了么及其旗下“饿了么星选”共计 30.9%。也就是说,饿了么被阿里收购两年多以来,市场份额反而缩水大约将近 30%。

美团为什么有勇气在这个时候开始盈利?因为放眼望去,已经看不到能够完全撼动自己的竞争对手了。

新冠肺炎这个黑天鹅事件,让这个世界百分之九十的企业日子都不好过,但是这个世界很奇怪,都是几家欢喜几家忧,做外卖的美团就是受益者之一。在堂食被禁止之后,外卖成了餐饮业最后的希望。

拼命的人最终垄断了市场

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无论是这些餐饮行业从业者,还是全国拥有400万外卖骑手的美团,在美团这个垄断者的规则里,太过于分散且渺小,生存下去,才会看到希望,这可能是大家的真实想法吧。

“我远房一个叔叔,多年在南京做餐饮生意,针对外卖这个事情,我跟他聊过很多次。他说,现在美团的佣金这么高,算下来,基本上不赚钱,走个流水,剩几个点的微薄利润;我问他,那你为什么还要继续跟美团合作呢?他的回答很简单,疫情期间,不做外卖,就得倒闭,饿了么的量太少了,根本不足以支撑这个生意,除了美团,没有别的选择,先撑着,等到光景好的时候再说。” 陆玖财经的田野调查中,就有人发出这样的抱怨。

垄断者终于开启盈利之路

没有办法凝聚的分散力量

4月份闹得沸沸扬扬的美团高佣金以及强迫商户二选一,就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,这就是拼命的架势。

顺便带一嘴,在顺丰,同样都是小哥,大家提到王卫,就是一句好大哥,这个事情,值得王兴反思。

如果每天这些餐饮从业者,以及风雨兼程的骑手都在用国骂问候美团以及王兴的话,这个生意是不是一个好生意或者真正长久且稳定的生意,还是不好说。负能量积攒久了,必然要爆发,这是自然规律。

吃过外卖的人都能直观感受到,美团的骑手送货速度更快,可选商户更多,折扣力度更大,提供的服务也更多;很多用户之前还是两个软件都用,但后来发现饿了么的商户越来越少,服务越来越慢,最终还是放弃这个行业老二。

餐饮行业利用各地的餐饮协会在四月份集体抵制后,收到了一定的效果,大家和平解决了这件事情;但是外卖小哥不一定。这个被称为网约配送员的职业,没有任何行业协会,有没有相关工会都不得而知,除了媒体和社会来关注他们之外,没有一个机构能够替他们发声。

Power by DedeCms